荼曦

久吹一只
微杂食
主磕胜出
不定时更文
如果喜欢,请用蓝手红心评论砸我orz

〔胜出〕花吐症

◎常见花吐症题材

◎有点不一样的花吐症故事

◎『』为心理

◎雄英咔×雄英久

◎ooc预警

◎可能有点狗血

◎建议不看00

◎胜出小短篇

◎双向暗恋√

Ok?

☞Ready go!

00

爆豪胜己对绿谷出久很重要,绿谷出久喜欢爆豪胜已,这是绿谷出久在爆豪胜已被敌联盟绑架后他意识到的。从他知道的那一刻,就认为这是一场无始而终的暗恋。爆豪胜已讨厌绿谷出久,这不是众所周知的吗。

可是,可是,他不甘心,他低估了自己对爆豪胜己的贪恋和执念。看到小胜和切岛君他们说说笑笑的,他羡慕,嫉妒,为什么他和小胜就不能好好相处啊?为什么小胜对他们笑得那么开心啊?为什么……为什么小胜讨厌他啊!

他喜欢小胜的金发,红眸,胜利的姿态,自信的发言,桀骜不驯的性格,连暴躁的样子在他眼里也是可爱的?这应该就是「情人眼里出西施」吧。

绿谷出久小心谨慎地保护自己的心,不让第二个人知道自己的心早已丢在爆豪胜己那了。 绿谷出久不是没有想过孤注一掷,告诉爆豪胜己,“我喜欢你!”,哪怕只有0.001%的可能,「爆豪胜己也喜欢绿谷出久。」他还是退缩了,只要,只要陪在能小胜的身边就好了吧。也许。

爆豪胜己喜欢绿谷出久,怎么可能!可他的心却告诉自己,『别否认了,承认吧,你就是栽到这个傻乎乎的绿团子手里了』

折寺。

他以为,看到DEKU时,心中的那团不知名的火,是厌恶。所以,他一次又一次的欺凌DEKU,变本加厉。

直到,他目睹有个女孩子向DEKU表白。他愤怒了。『DEKU是我的!』当时脑子里被这个想法占据了。

懵。

“哈!”『对,DEKU是他的所有物。』

曾经的厌恶,转为独占欲,压在心底的喜欢,渐渐浮现,只差一个契机。

如今他已经知晓自己的心意,他也不急,因为「DEKU是他的啊。」小时候一直到国中,DEKU的目光不是都在他身上吗。

事出意料,他的自信被出久的一次次出乎意料的举动打破了。“无个性”的DEKU考上雄英,DEKU突然有了强大却一用即伤的个性,DEKU得到了欧尔麦特的认可,曾经只有他在身边的DEKU有了很多朋友,还有,DE…出久好像害怕他。

总之,一切的一切,让这个骄傲的男孩明白DEKU可能不再是他一个人的了,不只是跟在自己的身后,DEKU会实现他的梦想,成为下一个「和平的象征」。

『不,他会让DEKU一直在他身边的。』

「花吐症」

“也许,我可以……”

“哈,废久……”

01

一个广播打破了雄英高中的平静(虽然平时也不平静。

“雄英高中英雄科2-B班,出现了「花吐症」。患者两名,现已恢复。

「花吐症」特征:暗恋者,因郁结成疾,说话时口中会吐出花瓣,若所暗恋之人未晓其意,则会在短时间内死去,化解之法为与所暗恋之人接吻,一起吐出花朵后痊愈,或者放弃暗恋,爱上别人。其症状是感染者将会感到痛苦,咳嗽,从口中呕吐出花来。

请各位同学注意身边的人,如有遇到类似情况,请报告治愈女郎。”

“花吐症?听起来浪漫又残酷。”上鸣这样评价。

“和暗恋的人互相喜欢,这不是很棒吗!”

“但是,得不到回应的话会消失啊kero”

“是啊”绿谷小声嘟嚷。『我暗恋的人会喜欢我吗?喜欢咔酱应该有一年多了吧。得不到回应……或许,是该结束这场暗恋了。但在最后,也要争取一下啊。』

「花吐症」

“也许,我可以……”『这样的话,应该就可以知道小胜对他的态度了吧。』

另一边的爆豪陷入沉思,他在想如何把DEKU拐到手。

『嗯。「花吐症」是个不错的想法。』

“哈,废久……”『你给我等着,你一定会成为我的lover』

02

今天,英雄科1年A班的同学都觉得爆豪胜己和绿谷出久有些不对劲,他们两个好像生病了,总是捂着嘴巴咳嗽,还经常去厕所。

“爆豪,你是不是感冒了?” 切岛出言关心。

“不用你操心,狗屎头。”

“哦。可是我们都看你状态不好啊。”

“啧。”『真的能看出来吗?DEKU他怎么没注意到我。』

“小久,你没事吧,身体不舒服吗?”

“绿谷君,如果真的生病了要好好休息啊!”

“谢谢丽日和饭田的关心。我身体没事。不用担心我。”『身体没事,是有心病啊。』

03

绿谷看了一眼爆豪。『咔酱好像有些不舒服啊,要不要去关心关心咔酱……算了,咔酱应该会说‘别管我!废久’这种话吧』绿谷苦笑地摇摇头。『还是继续上课吧。』

“叮铃铃——”下课了。

爆豪捂着嘴巴,冲出了教室,还撞了一下绿谷的桌子。

『咔酱这是怎么了?跟上去看看吧。』绿谷跟着爆豪来到了厕所。

爆豪一只手撑着桌子,一只手捂着嘴巴,“呕—呕——”吐出来的是一片片茉莉花瓣!

“咔,咔酱这是……得了花吐症吗!咔酱是有喜欢的人啊。”绿谷有些低落,『但是,万一咔酱是喜欢……不不不,不会吧。可也要抱点希望啊,不是吗。』眼泪悄悄地从眼眶里掉出来。『这该死发达的泪腺,哭什么哭啊。』“呜,呜——”绿谷捂住嘴,一步步后退逃离了这里。

爆豪出来时,只看到一抹绿色消失在拐角,还有一片花瓣静静落下——是粉色的天竺葵。『废久,应该知道了吧。』“这是什么”,爆豪捡起了落在地上的花瓣,“难道废久也是……”爆豪好心情地勾起了一个微笑,“午休时,约废久出来吧。 ”

04

午休——

绿谷的桌子上有一张纸条,“午休来天台,有事和你说。”——爆豪胜己。

『咔酱找我要干什么啊?会不会又像上次那样,是把我约出去打架啊?……天台吗?听说是告白的圣地啊。不如,等咔酱的事说完,就向他告白吧。』绿谷笑了笑,踏上楼梯的脚又收回来,去教室拿了什么东西又脚步轻快的来到了天台。

“咔酱,你有什么事找我啊?”

“废久”,爆豪摊开手掌,是几片茉莉花瓣。

“咔酱有喜欢的人了啊。是要我出主意帮咔酱追那个女孩子吗?不对,咔酱这么厉害,怎么会让我出主意呢?哈哈。”绿谷语无伦次。他害怕爆豪胜己真的有喜欢的人,但不是自己。“啊。没什么事,我就先回去了。”绿谷往后退,打开门,就要离开。

“废久!”爆豪拉住绿谷的手。“我有话要说。”爆豪看着绿谷的眼睛,两个人脸都有些红了,“咔,咔酱,你,你要说什么?”绿谷僵硬地别开头。

“废久,不,出久,我喜欢你。”爆豪看似很淡定的向绿谷告白了,如果忽视他红透了的耳垂的话。

“什……”绿谷不可置信的回过头,“是真的吗?咔酱,你真的喜欢我?”

“我就再说一遍”,爆豪认真地看着绿谷,“我喜欢你。”

“啪嗒,啪嗒。”绿谷的眼泪从眼眶里一颗颗掉落在地上,“咔酱,我,我也喜欢你!”

爆豪意外温柔地揉了揉绿谷海藻一般的头发,捧着他的脸,吻住了绿谷可爱的小唇。绿谷眼睛睁得大大的,爆豪便捂住他的眼睛。舌头描绘着他诱人的唇形,慢慢撬开他的唇,与绿谷的舌头一起共舞,舌头交缠着,发出滋滋的水声。绿谷紧张地吞了吞口水,“咕咚”在这宁静的气氛有点突出。绿谷喘不过气了,爆豪的舌头才恋恋不舍地从绿谷的嘴里出来,拉出了一条银丝。绿谷的脸红透了,看上去显得有些色气了。“嘛,色情书呆子,连接个吻都不会。”“说得好像咔酱你接过好多次吻似的。”绿谷有些忿忿然。“以后我们有的是机会。”爆豪笑了。绿谷看呆了,『咔酱,很少笑诶,笑起来果然很帅啊。』

“咳。”

“咳!”

两人突然咳出了一片花瓣,一片茉莉花,一片粉红天竺葵,落在地上,靠在一起,就像他们现在相偎在一起。

茉莉花——你是我的

粉红天竺葵——很高兴能陪在你身边

花吐症

END.

这里一些说明——

久对于这份感情是小心翼翼的,咔是占有欲再到喜欢。久不是怕咔,是怕咔拒绝,不相信咔对自己的感情。咔是很自信的认为久会喜欢他,事实也是这样。毕竟都是初恋,会有点青涩。暗恋的时候,思想会有点点怪怪的。

有个小番外




评论 ( 4 )
热度 ( 62 )

© 荼曦 | Powered by LOFTER